苏泊尔诉康巴赫商业诋毁执业手记(下)

2021-06-11

编者按:

苏泊尔股份诉康巴赫商业诋毁案二审落幕了云知队作为苏泊尔股份的代理人,记录下苏泊尔申请行为保全,应对康巴赫专利侵权诉讼,以及针对康巴赫提起商业诋毁的点点滴滴。苏泊尔诉康巴赫商业诋毁执业手记(上)


正义赶不上热搜,虽迟终到


“今天,康巴赫案件判了吗?”一年半过去了,随着又一年618活动的预热,我们扳着手指头问,这瓜熟何时蒂落呢?


Part1 一波还未平息 一波又来侵袭


2019年10月底,禁令倒是出了,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参加完发布会的各路媒体开始工作了,纷纷在微博上发出新闻简讯——“德国康巴赫召开专利维权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以涉嫌侵害发明专利权为由起诉苏泊尔,索赔自身百亿损失,维护蜂窝不粘锅原创发明者的合法权益。据悉,康巴赫在发布会之前收到苏泊尔的封口令,但新闻发布会仍如期召开”。然后配上一张照片,背景是“见证原创”四个大字,巴赫公司高管和嘉宾一起重重地砸碎了“霸凌侵权”四个大字。无中生有,空穴来风,何其荒唐,何其讽刺,这锤子砸碎的还有苏泊尔的大度。



发布会结束两天后,巴赫公司才慢悠悠地把专利侵权的起诉状递到了杭州中院。但是,相似的配方,相似的路数。苏泊尔并不是通过正式的法院送达掌握的被诉信息,而是通过《国际金融报》的独家报道《康巴赫诉苏泊尔专利已正式立案维权大战正式开启》看到了受理通知书。同时,两个微博话题的数据似乎没有停止上涨的趋势。


很快,双十一就来了,康巴赫凭着这一波操作成功地把蜂窝不粘锅包装成了一个爆款商品。紧跟着报道双十一战绩的软文就来了,交代自己的同时还不忘再暗戳戳地来一句——“原创发明者归谁早已由市场做出决断”。


看来这场舆论的节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Part2 对簿公堂


2019年11月下旬,苏泊尔如约在行为保全作出的30日内提起了商业诋毁之诉,同时积极投入了专利侵权案件的应诉。此时,双方的主战场终于回到了正规赛道,在法庭上正面作战。


经过苏泊尔公关部的同事指导,我们学习了一个新词——碰瓷营销。


碰瓷营销是出现在企业营销中的一种炒作方式,通常是弱小企业主动发声,指控行业中比较强大的企业侵犯自身权益,在引起舆论关注后,企业的知名度也随之提高。在微博诞生之前,碰瓷营销的效果比较差,原因在于当时的舆论主体基本是传统媒体,会在采写、编辑的前期就予以判断和过滤,且传统媒体的发行数量有限、传播速度慢、覆盖范围小。但在微博时代,碰瓷营销乘上了互联网的快班车,只需要付出一定的经济成本就可以人为引爆一个话题,传播面、覆盖面和扩散速度都是传统媒体时代无法比拟的。


听到这里,大家的眼睛亮了起来。我们不禁为能代理如此具有时代和行业典型意义的案件感到振奋!


先前,我们对商业诋毁案件的定性是有几分把握的。巴赫公司宣称被侵害的专利为方法专利,侵权判定需要掌握被控侵权方法的具体步骤后与专利方法进行比对方能确定,不可能简单通过产品比对得出结论。况且,在先已有多个类案确立了裁判规则,将未定论的事实描述为确定事实进行传播、散布的行为具有不正当性。


现在,我们更希望追求一个扎实的判赔,而不是不痛不痒地走完流程!


Part3  摆数据 讲道理


至起诉之后,包括微博话题在内的各项数据基本也稳定封顶了。我们想,被告处心积虑之深、诋毁信息传播之广,唯有数据能直观地展现和冲击。


首先,我们统计了一下两个微博话题的数据,#康巴赫的反击#阅读1.3亿,讨论3.1万,#感谢你苏先生#阅读4200万,讨论2.1万,总计阅读量1.7亿、讨论量5.2万左右。这是什么概念呢?我随手打开了那天的微博热搜,#刘昊然喝香槟一口闷的表情#阅读量1亿、讨论1.5万;我在写这段时又打开了今天的热搜,#李荣浩称呼杨丞琳为我的快乐#阅读量1.4亿、讨论2.5万。虽然不如娱乐圈大瓜引爆全网的力度,但也及得上一线明星的影响力了。


其次,我们又统计了参与到微博话题里的大V和媒体号的数据。大约40余个微博账号,千万粉丝博主12个,五百万以上粉丝博主10个,总粉丝量级高达3亿!同时,转发数超过2.5万,评论数超过2.4万,点赞数超过4.9万。这不禁令人想问,花了不少钱吧?


诶?这倒是条好思路。我们马上随机找了三家互联网营销平台去查询这些营销号的直发报价。不查不知道哈,原来当大V如此挣钱——直发一条内容少则四五千,高则十几万。对不同平台的报价取平均值后加总,我们估算出了在这波炒作中给大V们付费可能就需要80万左右。


可别忘了诋毁的源头《羊城晚报》。我们通过公开报道确认了《羊城晚报》超百万的发行量在国内纸媒中也算是扛把子的存在,又在其官网上找到了广告刊例价目表。原来,巴赫公司那封“感谢信”刊登的A3版价格最高,需要61万才能买到全版!

再次,作为韭菜的常备App,同花顺此时也派上了用场。发布会次日,苏泊尔的股价下跌1.49%,而当日上证指数略跌0.02%,苏泊尔所在三大板块也基本持平,白色家电-0.27%、小家电-0.12%、家用电器-0.29%。这是为啥?于是,打开当日新闻,多条涉及本案事件的新闻被标记为绿油油的利空,原来如此!



最后,我们又回头梳理了一下时间轴。从巴赫公司2019年10月16日向新闻媒体发送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媒体邀请函》,到同月19日-22日创设微博话题、开始倒计时,10月21日通过《羊城晚报》和新浪微博发布《感谢信》、九宫格海报,再到10月23日召开新闻发布会,10月24日多家媒体对发布会进行了全面报道,这么明确的行动章法和舆论节奏,不就是采用的过程营销策略吗?


Part4  锦上添花 顺利收官


庭前,自我感觉证据材料的准备已经较为充分,但是专利侵权纠纷和商业诋毁纠纷分配在同一合议庭审理,总是担心会有互相影响。


这个案件2019年11月立案,到了2020年10月节后才安排开庭,而且是专利侵权和商业诋毁一起开。虽然我们始终认为,是否构成专利侵权不会影响商业诋毁案件的定性(因为巴赫公司是在诉前就大张旗鼓地炒作营销了),但是仍然有一个顾虑——


巴赫公司一直拿来做文章的“蜂窝不粘锅原创专利”处于专利无效的行政程序中,据悉在专利复审委阶段被维持了。然而,开庭前夕,也就是2020年国庆节前,我们接到了好消息!巴赫公司的专利权被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该院判决撤销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并责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审查决定。


这可太好了,开庭我们就可以毫无顾忌地火力全开啦!


很快,专利侵权一审巴赫公司被驳回起诉,商业诋毁一审,我们在2020年12月29日收到了一审判决,判赔300万元。大家短暂地开心后,马上又进入了二审。直到日前6月3日,终审判决终于落锤了。


正义,虽迟终到!


附:

诉前行为保全(禁令)杭州中院公众号官宣链接

浙江高院官宣链接

杭州中院一审判决后其官宣链接

                                                        


云知队  由天册律所合伙人、杭州律协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 罗云律师 领衔组建,专注知识产权争议解决紧密协助的高效团队。 如需了解 云知队 更多信息,请点击链接>>>


云知队  微信公众号 自2013年11月开办以来,目前已有超万名知识产权人关注。

                云知队  二维码                 




浏览次数:784 次
联系我们

杭州办公室

地址:中国杭州市杭大路1号黄龙世纪 广场A座8楼、11楼

电话:0571-87901512

分享到